Profile Photo
姬佬
性格极其恶劣,人形自走嘴炮,我行我素
热恋中
POT,柳莲二本命
远坂时臣本命
大概算是个COSER
鬼畜的极致是纯爱。
最近开始重操旧业,会写一些同人,很懒,会码字意味着最近精神压力特别大。
我就是喜欢你们看不惯我,却又不得不和我一起共同萌一个CP共同关注一个tag共同产粮的这种单方面觉得自己被强奸的样子(* ̄▽ ̄)☆彡~
如果你不知道该对我说什么,那夸我好看就行啦~!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啾咪~

魏安斜教的小姑凉:

刊名:(未定)


原作:《全职高手》(作者:蝴蝶蓝)


C  P:魏琛x安文逸


规格:A5


纸张:(未定)


印数:50本


价格:15.00


场贩:CP21


通贩:有


 


主题:Halloween


封面:摸鱼太太( @奇迹的猫爪 )


作者:辰辰( @一颗包治百病的胡萝卜 )、孽孽( @-孽孽孽孽孽- )、小姑凉


字数:4-5W


漫画:摸鱼太太


校对:麻酥、卢木


排版:小姑凉


 


加购:橡胶挂件


画手:(未定)


价格:(未定)


数量:50个




赠品:封面同款明信片


印量:100张(不买本也可以拿)


尺寸:明信片


纸张:超感


厚度:300g




卖点:


1.太太的图超好看!!!


2.全部文章、漫画都是未公开首发新作!!


3.有很多车,车速快!


4.可能是这个CP有生之年唯一的一本合志。






关爱冷CP需要你我他!


加购橡胶的草稿图:


 



全世界最乖的小猫咪❤❤❤

大家看过我家猫么?

没看过给大家看看。

知道这对CP的人,孩子已经……

帝释天:杀手
阿修罗王:受受

写在前面:

第一篇魔道的同人,我其实还满不擅长写剧情的………我最好能跳过所有剧情直接进入到各对CP裸衣大战的环节【。

但魔道的这个,还是需要解决了各种恩怨,大家才能坐下来好好谈恋爱。

CP是:聂家兄弟年下攻/温宁X江澄/双道长

希望大家不要踩雷。
这其实算是一个试阅……总之先打CP tag,虽然还没登场。

至于你忘羡……这对也没什么好拆的……蓝大依旧钢铁直男……

其实我还蛮想问问的…聂家兄弟年下攻这个要怎么打TAG啊?双聂?

感觉净欺负金凌了……小朋友好可爱哦【。

===========================================

金凌一睁眼就看到魏无羡的脸,刚刚还好好躺着的人立刻挣扎着要坐起来,双手在临时搭的床上到处摸索着要找岁华。魏无羡看到他这样,只好后退几步,站到蓝忘机身边,还不忘举起双手,以示自己清白。

“慌什么,含光君也在,我还能吃了你?”

几人身处一间小木屋内,环境还挺好,看来是附近村庄里的猎户过夜用的。屋子不大,唯一的床被金凌占了,忘羡二人站在床边,床脚处还有一盆水。

蓝忘机还是那副清冷高洁的模样,神色坦荡,抹额系得端端正正,淡色的唇紧紧抿在一起,丝毫不介意自己被魏无羡这么当墙使。也不在意金凌的古怪神色,问道:“金宗主可有碍?”

金凌显然还对蓝忘机有心理阴影,却又努力端着家主架子,沉着脸说道:“无碍无碍。”

魏无羡看着这小子只觉得好笑。旁的没学会,他舅舅爱逞强这点倒是学了个十成十。于是故意过去,一掌拍在金凌的小腿上:“大侄子哎!那你这腿可算是废了!”

“谁是你大侄子!”金凌不愧是吃金江两家饭长大的,这一句话就把小孔雀气得翎毛倒立,也不怕蓝忘机禁他的言了,想要坐起来跟魏无羡把这辈分关系好好说道说道。这么一动才发现,刚刚魏无羡拍的地方此时正上着夹板。明眼人都看得出,金凌短时间是不可能下地了。

“我的腿怎么了!?”金凌慌乱地看向魏无羡,又迅速地扫了眼蓝忘机,生怕被禁言,视线就这么在蓝忘机和魏无羡之间飘忽不定,刚刚装出来的家主气势一下就泄了。

“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多半是废了吧。”魏无羡坏笑着说道,看到蓝忘机轻轻地叹了口气后,连忙补充道,“还好你遇到了我们,不然金家宗主年纪轻轻的就不能御剑,多可惜啊。”

看着金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魏无羡这才收起逗弄他的心思,正经起来:“总之,你的腿断了,还好发现及时,我们帮你接上了。但这三个月内……”他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一副拐子,递了过去,笑得幸灾乐祸,“怕是离不开这位弟兄了。”

“那怎么我现在一点感觉都没有?!”

“哦……”魏无羡挠了挠头,“之前薛洋的那种尸粉,我改进成了无毒的。现在你这条腿可以说是尸化了……别这么看我嘛!在这种情形下接骨很难的!现在看来,我改进得很成功啊!”

金凌脸色一片惨白,唯有下唇被咬的发红,这么看着像是东瀛偶人一般,极为好看。魏无羡不得不在心里承认一下金家这花孔雀基因十分厉害。

“那我的腿…它……”

“嗯…过几个时辰等尸气被你自身净化掉就行了。”

看到金凌松了口气的样子,魏无羡终于问了一直想问的:“你舅舅呢?”

“我怎么知道,大概在莲花坞吧。”

然后金凌的表情就出卖了他。

魏无羡也不拆穿,顺着他问道:“那接下来怎么说?我们送你过去?”

于是金凌的表情变得更精彩了。

魏无羡看着金凌的表情,悄悄凑到蓝忘机耳边,轻声道:“蓝湛,你说这孩子像谁?师姐和江澄以前可都没这么多表情啊……难道是继承的金家?”

蓝忘机不动声色地用手肘怼了一下魏无羡,让他注意点。魏无羡也不生气,反手挽住,笑得一脸灿烂。

于是金凌的脸色在纠结、迷茫、害怕之中,又加入了一丝厌恶。

魏无羡这才反应过来,对熟悉他的人,譬如江澄蓝湛之流而言,他是魏无羡;但对于不熟的人,特别是金凌,对莫玄羽比对魏无羡熟悉多了。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嘛?这不是没找你们家的人搞断袖嘛。”魏无羡理直气壮,还用力挽了挽蓝忘机,“哦,不对,仔细一想,这身体……你得喊一声小叔,是吧?”

“可以了。”含光君终于是看不下去了,他是真的在思考,要是金家小宗主被气死在自己面前,要怎么跟蓝曦臣和江澄交代:总不能说金家绝后是因为魏无羡想逗小朋友吧?

“去莲花坞?”

金凌连连摇头。

“那回金麟台?”

金凌一脸绝望。

“那…要不……你先跟我们走?”魏无羡纠结着,抛出了最后一个选项。

金凌纠结了半天,最后泄气地点点头,勉强同意了这一方案。

“不是吧?你到底怎么你舅舅了?”居然宁愿跟他们走也不肯回莲花坞。

“能不能别问了!”金凌尴尬了半天,脸都憋得有点红了。魏无羡扭头看了眼蓝忘机,下一秒金凌就只能发出唔唔声了。

“别,别这样,人家好歹做宗主了……哈哈哈哈哈。”魏无羡一脸幸灾乐祸,简直笑倒在蓝忘机身上。

含光君依旧端庄雅正,光明伟岸。

 

于是骑在小苹果身上的人换成了金凌。蓝忘机还是牵着引绳,魏无羡则背着双手,走在最前头,陈情殷红的穗子随着他的步子跳动着。

“我们这是去哪儿啊?”金凌显然憋很久了,生硬地问道。

“清河。”

金凌大惊失色。

“为什么?!”

蓝忘机疑惑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前几日无羡收到飞鸽传书,聂家家主请我们过去一趟,有要事商量。”

“就这样?”

蓝忘机的眼神写着,还想怎样?

金凌只觉得造化弄人。

他清楚记得,自己会摔下山,正是因为在夜猎时与舅舅斗嘴,不知怎地就扯到了“家主”的话题上,一气之下自己说了“最差也不过跟聂家那位一样”类似的话,一下把江澄气得紫电三毒都祭了出来,吓得他扭头就跑,结果才慌不择路摔下断壁。至于这么凑巧遇上魏无羡,只能说他命大了。

聂怀桑再怎么出名的不成器,那也是聂家家主,是他的长辈。再加上聂明玦和蓝曦臣金光瑶拜把子的关系,金凌在江澄面前说,最多就是被打断腿。在蓝忘机面前说……

金凌打了个冷战。

+TBC+

双道长/聂家兄弟年下。正剧向。

双道长大概是互攻,聂家兄弟是聂怀桑X聂明玦。

想写个正剧试试看,毕竟太久没写了…………

丢个大纲。

写在前面:对金光瑶没兴趣对江澄没兴趣对蓝曦臣没兴趣他们仨都是直男谢谢大家——!!!


好了,以下大纲


金凌跟江澄夜猎又吵起来了。金凌发脾气说大不了就与聂家家主一样,江澄大怒,说你比下不比上,跟他比什么,你要把你小叔叔积攒的家底都糟践了么?金凌也很生气,说自己是自己这一辈里最早继承家主之位的,你当年在我这个年龄就比我牛逼很多吗?一下就把江澄给气得甩出鞭子,温宁和蓝家小辈也不知道该去拦哪边,反正拦哪边都会被揍【。】俩人闹了一通结果把妖兽惊醒了,混乱中金凌一脚踩空滑下山,醒来发现魏无羡和蓝忘机救了自己。

金凌:难怪都说你逢乱必出,捡了不少人头吧?

魏无羡:怎么说话呢?好歹我是你半个舅舅!

金凌:那我怎么喊蓝……前辈?舅夫吗?

魏无羡:……?????

蓝忘机:?????

想起自己刚跟舅舅吵完,金凌就拒绝回去,魏无羡就说那你跟着我们走呗,干出名头了再回去见你舅舅。金凌还是很抗拒的,总觉得是对方害死了自己爹妈,魏无羡就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我师姐看到我不照顾你肯定会生气怪的,别老像你爹那么放不下架子,像你娘比较好。

金凌小朋友一听魏无羡提到金子轩,就决定跟着一起走,毕竟江澄也只跟他说江厌离的事。但魏无羡印象里对金子轩还是花孔雀的印象,于是疯狂求救蓝忘机,偶尔在说金子轩不好的时候插两句嘴,疯狂表示【就是他抢了我师姐】。金凌就立刻利用魏无羡的歉疚心怼回去,说我爹抢了你师姐怎么了他们多恩爱啊,我家不是挺好吗等等,小朋友也算是看开了。

等走了有个两三天了,没东西讲了,金凌才问他们要去哪儿,魏无羡说我们去清河聂家啊,金凌听了扭头就想跑,魏无羡好奇说你跑什么啊怀桑又不吃人。金凌支支吾吾半天也不说自己之前还在舅舅面前说人坏话。

到了清河聂家后聂怀桑苦着一张脸把魏无羡拉到密室,魏无羡刚开始还打趣说带我去密室是不是想杀人灭口啊然后就看到上了锁链的棺材板,魏无羡立刻笑不出来了。

魏无羡:你怎么让你哥不闹腾的?

聂怀桑:我把祖坟里的几把大爷刀请来放这儿了。

魏无羡:你可他娘的真是个人才。

然后打了一番太极,聂怀桑想让魏无羡修补大哥的灵魂,魏无羡不肯,聂怀桑又去求蓝忘机,说你哥也肯定也不想看到结义兄弟五马分尸就连魂魄也变成那样。蓝忘机动了怜悯之心,也劝魏无羡修补一下,魏无羡只好答应了。

金凌觉得这个贼拉有趣了,但魏无羡说你来都来了总要干活的,就把笛子给金凌教了下怎么吹安魂曲,他在这边补灵魂,边上蓝忘机就和金凌合奏。

第一天结束后魏无羡问金凌有没有学到点什么,金凌表示我跟你老公合奏一曲,鸡皮疙瘩都要出来了,我好怕他突然起来揍我。

魏无羡说,没事,我们当初读书时班里十个有八个想揍你爹,你就当体验生活了。

 

搞了半个月终于缝补完聂明玦的魂了,魏无羡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走走走赶紧溜,管他弟要干嘛怎样都好,然后宋岚来了。

魏无羡:我就说不应该在一个地方呆太久,你看你看你看!

宋岚是来询问魏无羡献舍一事的。魏无羡当时就警觉了起来,说你要干嘛?别乱来。这个很危险的。宋岚表示,你能这样回来,那晓星尘也一定可以。魏无羡立刻套路说哎呀我不一样我是怨灵,晓道长人那么好怎么可能哈哈哈哈。

宋岚:他死前满心悔恨与绝望,生前手上沾血无数,又是自杀而死,曝尸半日,还不够怨吗?

魏无羡:这……你说的好有道理……

但还是约法三章,首先,不能强迫人,其次一定不能画错,不然必出事,最后,一定要守口如瓶,不得外泄消息。

【中间还没想好,但这之后金凌跟着宋岚走。遇到了小家族里被赶出来的人,别的还没想好,反正最后没有献舍。】

 

 

结局:宋岚与晓星尘双双转世投胎,聂怀桑死前一直念叨着下辈子也要跟聂明玦做兄弟,说你走的时候我真的很害怕,很多次都梦到自己被大哥骂,骂的特别特别凶,每次都是骂得吓醒,发现自己哭得一塌糊涂,枕头上全是湿的。希望大哥下辈子别走得那么早,要荫蔽他,护着他,一直护到他愿意长大为止。聂明玦答应他后,看着自己垂垂老矣的弟弟闭上了双眼,扭头就回刀室,以血封刀,让兄弟俩的刀灵以后都不会出来作乱,最后散去怨气追着弟弟进入轮回。



我是真的很怕你们忘羡和云梦双杰撕着撕着,忽然看到我艹了赤锋尊,立刻握手言和一起来撕我……………毕竟你孽是被动强仇【。

放一段试阅

mob路人X聂明玦

壁尻。

怕车速太快被说是雷文,先大家一起看看呗,有意见麻烦留言,我会根据意见调整车速,如果觉得不尊重角色,那我也会放弃这篇同人。

以及我还有点想写双道长的现代paro呜呜呜……但我又是那种不解决掉原作里遗留问题【……】直接写同人就会觉得很别扭的类型………所以好纠结……………………


之前想着就这么两段,发文字吧……结果文字被和谐了…………先前那位评论我的朋友我没办法回复_(:з」∠)_

就,是这样的,我不觉得也不是很喜欢让聂大和金光瑶在一起,像聂大这种怒有雷霆之威讲话掷地有声而且身材好身材好身材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还对弟弟恨铁不成钢的角色,我比较喜欢让他做受……………………而且我站的是兄弟年下哎…………………………………………………………【。【兄弟年下这个以后再写,大概想好如何解决原作遗留问题了【x

不过本篇里登场的蓝曦臣金光瑶聂怀桑一个都没艹到聂大就对了【。】


最后,

有意见一定要说!!!

一定要说!!!

一!定!要!说!!!

前文部分省略了,从准备开车的地方开始的,大概就是这个调调。




刚看完魔道,想问问在魔道同人圈这样的mob文会不会被撕?毕竟,就,我口味比较重,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


海棠写手,觉得大哥这种身材好/刚极易折/带弟弟/讲话掷地有声的美强受太合口味了……给大家抱拳惹【。


顺便还想过弟弟把大哥的凶尸调包出来锁在聂家密室里,八百里加急写信求魏无羡过来帮忙找回大哥神智……结果找回神智后俩兄弟又吵起来了,就很热闹,很有趣………………

贺动画播出。

颜色调不到一起去,看开了。

我韩生日快乐。

什么正片?不存在的。


韩张两人都是我都是我都是我。

动画要上线了,可能要买第三顶新杰毛了【看破红尘

【才发现韩张的TAG都被宗逆给刷掉惹……

未来机关。

戈兹桑的牛头在火车上被人错拿走了………比较可惜_(:з」∠)_然后,16因为有事没来,66G从一开始就没找到……我还忘了和雪染合影……我还把美瞳放错包了我还特意买了粉紫的美瞳……!!!!

哭唧唧。

逆逆头顶的弧度没做出来,到时候后期P一波……_(:з」∠)_一直被说不够黑不够黑…………差点变成大流士【。

以及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壮一点,肩上贴了胸贴,最后结果就是脱了外套后看起来更瘦了……………………


啊,逆藏真好啊,爱他…………

乐乐生日快乐——!
突然出现.jpg


然后又被和谐了。对。又,被,和,谐,了。

总之生日快乐啦~第一弹药与第一狂剑!


地址请走:http://wx4.sinaimg.cn/mw690/84254bc6gy1fd1rhnwa9aj20c88l5hdu.jpg


不好意思,忘了LOFTER贴链接的手续…………我还是爱大家的!❤!


一如既往瞎几把取名……

看到有太太在群里发了宗逆的热砂paro,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

沙漠!!!绿洲!!!!黑皮!!!!!!舞娘!!!!!!!石油王宗方【???????

然后冷静了一下。毕竟沙漠王族成员叫宗方京助这种日本人的名字有点奇怪了,这样不是很好…………

于是就换了个合作公司的背景。

然后写了半天逆藏喝醉了宗方也喝了不少两人在酒店就浪起来了……

很难过。

你们快去实地考察,我要写你们在大漠里一路打滚【……】搞得两个人都乱七八糟的,再去绿洲的湖里暗搓搓洗澡,洗着洗着抱在一起又开始告白这种又快乐又幸♂福的内容…………

总之先丢出来,因为感觉一不当心把逆藏写得太雌了………………

……………………这跟我最近看的东西也有关系啦【。【远目

就当是试阅吧……我知道宗逆不热门粮少大家包容度高,但真的,真的,真的,太雌了请告诉我——!!!!!!

……说实话,醉酒后的逆藏我纠结了很久要不要代入初设的性格,后来又觉得…太放得开就没意思了…………【。

图一下传不上微博……试试看直接放会不会被和谐……_(:з」∠)_

废狗活动结束了,我要来码字了……

借用下柳公子的小说名,一日囚。

大概是想写就写啦~~好久没复健这对了。

隔壁的魏安还在修文的漫漫长路中_(:з」∠)_

还有篇双花要到了四月才能发,大家不要太想我【。

想写点不一样的韩张,试着写写看这种信息获取不对等的情况下二人只有一天时间来确定一切的恋爱。



祝张副队生日快乐啦~




张新杰发现,他被“时间”困住了,被困在了生日的那一天。

一如既往地早起,晨跑,洗漱,去战队,发现宋奇英白言飞他们正背着他悄悄谋划着什么,随便旁听了下就抓住了“蛋糕”“惊喜”这些关键词,然后是午餐,下午的例会,快下班时被林敬言喊到会议室讨论战术,随后张佳乐来喊他们,一走出会议室就被喷了一头一脸的彩带彩纸屑,因为早就知道了这个惊喜,所以只是随随便便地假装了一下,然后一行人去吃饭,唱歌,散场。自己靠在韩文清的怀里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切都没有问题。

第二天,他醒来,发现在自家床上,想着可能是韩文清从他口袋里找了钥匙,叹了口气就起床了。

然后是晨跑,洗漱,到达战队,看到白言飞宋奇英勾肩搭背得聊着天,看到自己出现,立刻分开站直了身子,低头喊着“副队早”。

“嗯,早。”张新杰点了点头,直接去了训练室。身边的韩文清已经来了,看到他后点了点头,像是想说什么,又硬生生地憋了回去。但好像又觉得这样太尴尬了。

张新杰笑着点了点头:“早上好。”

韩文清总算是有了个台阶,连忙也点点头:“早。”

“今天下午我们要去青训营。”张新杰习惯把两人一起的行程在早上先确认一遍,以免对方忘记,“晚上一起吃饭,你看吃肉蟹煲好不好?”

“……为什么突然要去青训营?”韩文清疑惑地看着张新杰,他的副队很少会这样突发行程,除非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张新杰微微一愣:“是今天啊,12号。”

韩文清掏出手机重新确认了下日子:“今天是11号,你的……”

“我生日你们不是昨天给我过过了吗?还喷了我一脸彩纸屑。”张新杰回忆起来还有点不高兴,“告诉小宋,别买昨天那个牌子的彩带了,一股味道。”

韩文清手一抖,这些都是他们今天准备的惊喜,没想到张新杰居然全都说中。之前试验时他就说过这个彩带喷出来的味道太香了,张新杰不会喜欢,秦牧云还说没事儿,反正图个热闹,副队不会在意这种细枝末节的。

我就知道他会在意。韩文清在心里嘀咕,但一琢磨又不对,张新杰怎么全都知道了?

张新杰也掏出手机确认了一下日历。上面显示得很清楚,1月11日。

他眨眨眼,思考起了这是不是大家为了报复他昨天面对惊喜时反应平淡的一个新“惊喜”。

 

上午的训练都是统一的,张新杰一时无法分辨。吃过午饭,他理了下包,准备按照时刻表去青训营。

张新杰背着包正等电梯,林敬言刚好拿着杯子要去倒茶渣,路过电梯间看到张新杰一副准备出门的样子,一脸惊奇:“等下还有例会,你不去了?”

“例会昨天不是开过了?”张新杰莫名地有点烦躁,“说我们近两年成绩都不是很好,要考虑制定新战术,最大限度发挥前辈作用。然后点了我和队长去青训营找有没有流氓的好苗子——”

说到这里张新杰忽然反应过来。之所以是他和韩文清去,正是因为林敬言第二天要请假去医院检查腰椎。他们这行在电脑前坐得久,难免脊椎不大好。

他怔怔地看着林敬言,忽然有些不敢往下说了。林敬言却什么都没意识到,只是挠了挠头,“我再去确认一下吧,可能是我弄错了。”

张新杰却笑了:“不不不,是我弄错了,把梦里的事儿当真了。”这么说着,他走出电梯间往休息室走去,留下一头雾水的林敬言。

 

确实开了例会。就算是选手们私下开玩笑布局骗他,老板也是绝不会配合的。幸好张新杰有早到五分钟的习惯,就算之前略有变故,他也是踩着时间点进的会议室。

会议的内容一模一样,连PPT都不带变的。张新杰脸色越来越苍白,到后来韩文清都看不下去了,小声问他怎么回事。

“我们昨天明明开过这会了。”张新杰锁着眉头说道,“等下就会安排我们去青训营看看有没有流氓的苗子,本来是我和老林,但老林明天要去医院,变成了我跟你去。”

韩文清应了句:“老林好好的去什么医院?”

张新杰也没说话。例会很快进入第三阶段,老板点名要张新杰和林敬言明天去青训营看看有没有好苗子,言下之意是希望老前辈能把他的经验技巧传授给霸图新人。林敬言面有难色举手请假,说自己今日腰骨痛,想明天去医院检查下,又提议说可以让韩文清和张新杰一起去挑,到时候他再来二次筛选。

老板点点头表示同意,又叮嘱了新杰和老韩几句,这才散会。

 

张新杰浑浑噩噩地坐回到电脑前,看着左下角的1月11日,感觉太阳穴一跳一跳得发疼。

这算什么?自己被外星人改造了?被卷入了虫洞掉入时间loop里了?

不对,自己还不是最重要的。假如原时间线上的自己被困在了这个时间环里,那原时间线上之后的日子里还有没有“张新杰”这个人?那个张新杰和现在被困在这里的这个张新杰又是不是一个人?自己困在这里会不会变老?细胞的新陈代谢是线性的还是也变成了环状?如果是线性的,将来自己逃离这一天后是回到原时间线上的原时间点,还是会往后顺延在这里渡过的同样时间,如果是原时间点,那会不会遇到另一个自己…………

张新杰把头埋在掌心里,这么趴在桌上。韩文清从后面走过想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想到新杰为了队伍累成这样,忍不住伸手揉了揉正朝天的后脑勺。

“队长。”张新杰的声音模糊地传来,“我想请个假。”

“好的。”韩文清点了点头,又补充了一句,“好好休息。”

 

韩文清以为张新杰的“请假”是指明天,没想到他下午就拎包走人了。还是林敬言找了半天没找到副队,一看打卡记录,下午就走了。

这下大家准备的惊喜都落空了,几个小辈显得尤为失落,倒是张佳乐安慰道:“没事儿,咱们可以明年再补啊,正好副队不喜欢彩带的味道,咱们下次买个无香型的。”

众人下班后做鸟兽四散。韩文清开着车上了街,趁着等红灯的时候打了个电话给新杰,没接。他皱着眉又打了一次,这下电话关机了。想到今天新杰的反常表现,韩文清掉头直接开车去他家了。

张新杰正在市图书馆里,把一大堆探讨时间的科研用书都搬了出来,高高两大摞。他埋着头翻找着关键词,然后直接阅读相关章节。

大量生涩复杂的专用词汇与概念性理论,饶是张新杰也忍不住想要放弃了。他只觉得眼前的字都认识,表达出的含义却像是雾里看花,越看越花。他甚至怀疑自己现在投身科幻小说的怀抱都会比翻看这些专业书籍更有参考价值。

手机的电量已经只剩下5%了。张新杰看着渐暗的天色,套上大衣准备回去。他慢吞吞地走在街上,看着周围神色匆匆的行人,只觉得脑子很乱。

被困在了生日这一天?

他很想笑,这算什么。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着。在图书馆里被了静音,很快剩下的这点电量也被消耗完了。

张新杰看着车流,迈了出去。

 

再次醒来,自己在家里的床上,六点的闹钟滴滴地叫着。他拿过床头的手机,看了眼日期。果然又是1月11日。

就算是选择死也没用吗?张新杰叹了口气,然后下床。考虑到永远被困在了这一天,他起身刷牙洗脸,然后拿着钱包手机护照出门,直接打车去机场,买了最近的一班去日本的航班,落地后也无所谓,走到哪儿吃到哪儿。看到喜欢的就买。这个给队长,这个给小宋……

他挑选着礼物,在心里想着。等玩够了,时间也不早了。张新杰又打车去机场,买了最近一班回去航班的机票。起飞后他靠在窗口,眼皮越来越沉。

不行…再撑一会儿…………

他努力睁着眼,然后看到了云层上的异象。

光线从黑夜回到黄昏,金色的云彩如此炫目又美丽,随后太阳出现了,云朵飞快地后退,像是丝绸一般。他们的航班还在前进,但在这异象之下,张新杰也说不清到底是静止不动还是在前进。他张大嘴看着这炫目的景色。

“喂!你看!外面——!!”张新杰忍不住拉过身边的人,却惊讶地发现那人毫无意识地靠在椅子上。

“怎么回事——?!”他站起身,跌跌撞撞地沿着过道一路走到位于前段的驾驶室。

他大力翘着舱门,里面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哪怕是“不要发出噪音干扰机长驾驶”甚至是咒骂也好。但此时的沉默比一切都可怕。

这还没完。在窗外的异象中,张新杰发现自己的听觉被剥夺了,是完全的,彻底的,沉默。隔绝了一切,他看到自己用力地捶打着舱门,但耳中只有静默。

无限的静默。

接下来的来得很快。体力是最先消耗完的,然后意志也崩溃了。张新杰浑身都是汗,他用眼睛确认着自己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浸湿了——触感已经消失了。哪怕他此时可以想象布料黏在衣服上那种冰冷又恶心的感觉,但现实却是,什么都没有。

最后,他躺在飞机的过道上,痛苦地闭上了眼。

 

张新杰睁开眼,看着天花板,确认到自己已经回家了。

手机上显示的依旧是1月11日。


+TBC+

做人要有理想,说不定我就写了呢?



去湖州SACG做嘉宾,出的判官。因为还要看比赛就没戴眼罩…………看起来我好严肃啊hhhhh,其实个人觉得判官眼罩下的眼睛应该是白内障【?】或者是闭着的……但他的声优是石田彰啊!!!不戴个红瞳怎么对得起声优【???

谢谢@CR11_戏子弄颜 @KEIY叔_ @远远小次郎 @CR11_子陌 也感谢@小妖在逗比堆里翻滚 邀请我来有这么多小姐姐的漫展~~~

等我和我的阎魔(们)拍正片!!【挽袖子!【到时候还有大毛笔!写“爱”❤!

韩文清:孽

摄影:鲸组

…………新版PS的捏脸功能太屌了,被自己帅得折服

学生时代应该是74期最好的时光啦就是那种有暗恋有明恋有考试有修学旅行的快乐时光。就算有点啥不开心的到了第二天就翻页了继续乐呵呵在一起玩。

还是很想拍74期的学生时光啊啊啊宗逆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以及宗雪之间的恋爱and逆逆跟雪染的闺蜜情【???】
呜呜呜真好啊真好啊三角形真好啊【醒醒
被人说了你看起来像更年轻一点的宗方……没错啊我理想中的学生时代的宗方就是这样温柔的更和善一点的角色。
……可能跟我前一夜一直在自我暗示【明天要出王子大人哦!】也有点关联hhhh就是这个王子有点娘gay哈哈哈哈

希望找到一个比我出的更好的宗方和一个可爱的雪染小姐姐去外景……!!!!
某种意义上的作别少年时代。

宗方:孽
逆藏:31

一想到学生时代的宗方胸怀理想就觉得这人真是很天真很可爱。
31的逆逆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好黑哈哈哈哈哈看他的不高兴脸就特别想抱在怀里搓哈哈哈哈哈哈哈【虽然不高兴脸的原因十有五六是我看着他突然开始忍笑……

弹丸only玩的超开心!谢谢主办啦!!!

开心!

快逃啊逆藏君!!!!


瞎几把丢个认脸,弹丸O总算是有宗逆出场了!

我好激动啊!!!!我就知道当初准备宗方的东西是对的咦嘻嘻嘻嘻这个受多【???】攻少的世界里果然!!!果然!!!!!

啊,想开车。

过气电竞选手下海写同人,怎一个惨字了得

卖梗的小姑凉:

好了,张佳乐下班了,场贩都卖完啦!现在还剩大概25本通贩!!哈哈哈,期待完售!!

立个flag呗

能过N2就出本

昨晚上躺床上复习的时候【……】顺便理了下思路…………

之前突发奇想想写一下宗逆的初次H,顺便挑战下自己写剧情的能力【肉文写手泣不成声

发现一直都是在以逆藏的视角写这俩……于是决定初次H要从宗方这个直男视角来写………………

所以目前写的逆藏视角的就成了废稿_(:з」∠)_

发出来大家一起开心开心吞口刀片【???】呗


跟电车篇同一个背景……生存IF我应该就定这个背景不会再改了

==========================================

这是发生在很早之前的事情。

那是宗逆二人试着交往时发生的故事。

 

误打误撞地告白了,莫名其妙地被接受了。这之后就算是工作繁忙,哪怕探病都要带着文件办公,宗方依旧是一天不落地来医院打卡送饭,陪着逆藏进行复健,一直陪伴到晚上,在确认无事后才离开。

这样的生活太过幸福了,逆藏甚至产生了怀疑。但确确实实有一些地方提醒着他,这就是现实。

比如他复健时,因为腿脚肌肉无力快要摔倒,宗方就会一下扶住他的肩膀,却会留出距离,方便他稳住重心同时也不致使两人的姿势太过暧昧。

也从都没有牵过手,每次都是捏在右手手腕处。

正是这种微妙的距离感,让逆藏清楚地意识到,这个世界是真实的。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复健后,总算是走路能跟正常人一样了。医生说这多亏于以前做拳击手的经历,本就比常人更为强壮的腿部肌肉在经过了复健后也恢复的比常人更快。在听着医生说这些话时,逆藏下意识地扭头去看宗方。男人脸上的笑是发自内心的,温柔的微笑。

于是得到了医生的许可,可以在闲暇之际去外面走走。

 

对于出去这件事,逆藏没有什么太大的渴望。他还在人生的岔路口迷茫着。倒是宗方兴致高涨,拉着逆藏说圣诞节要到了,那之后就是新年,有好多东西要买,我周末空着,我们一起去买采购吧。

逆藏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只能笨拙地点头附和。

以前这些事情宗方都是跟雪染讨论的。

 

周末宗方果然一大早就来接他了,居然还开了车。

“独眼也能拿到驾照吗……”逆藏只能发出这样的感叹了。

“右眼只是视力比较低,还是能看到的。”说出口后,宗方自己都觉得没什么说服力,笑了出来,补了一句,“放心吧,我不会再让你受伤的。”

气氛一下变得凝固了。逆藏连忙拉开车门钻进去,顺手打开了广播。宗方也上了车,二人一路无话。

逆藏本以为会去以前一直去的商场,结果却被带到了另一处。宗方解释说之前那个在之前的“事件”中发生了爆炸案,大楼被炸得面目全非,现在正在重建。

“这边的也一样,项目策划案我有看过,比之前的那个更好。”

逆藏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明明更怀念之前那个三人一起去的商场,现在却口是心非地附和着宗方。

话匣好歹算是打开了。空气也没那么沉闷了。二人也算是有说有笑地抵达了目的地。

宗方拿着购物清单去寻找要买的东西,逆藏则在后面推着小车跟着。这么走了没一会儿,宗方就回到他身边,把车从他手里夺了过去。

“我来推吧。你的身体比较重要。”

逆藏有些看不懂宗方的这种体贴了。

 

 


去龙马重新学习怎么写肉了。


大家不要太想我。【手动再见

发现自己每次码字都喜欢写【达到了一个小高潮】,思考了很久加个小字是不是为了让受看起来不那么早泄……………………

越到半夜越容易想来想去哎…………
越想越觉得宗逆不可能有HE……

因为根本不知道宗方到底哪里好啊圣诞总算是给了点【无意撩基最为致命哦】的暗示……那算性格的一部分吗??????根本就是编剧太懂套路所以就写了好吧????????
可能,除了脸好,别的地方……【手动再见
唉。
烦。
不知道宗方的性格,那种极端情况下的又无法参考……
打电话打电话打电话净tm打电话了【白眼
逆藏:我就特别喜欢你国旗下讲话的样子。【白眼
逆藏:我就喜欢你深深爱着雪染的样子。【白眼

想要给宗方更多的个人魅力,跟性别无关的那种,会让所有人都爱上他的那种…………
唉。
难。
写完手头的就不碰了,太难了。
只觉得逆逆真的是情深不寿,喜欢了就要喜欢到底,只要是对方给的什么都甘之如饴。
当个拳击手吃奖金吃代言吃广告什么不好,要回来当保安。
还那么自豪…………特别特别难过。
把他骄傲的头颅按在泥水里,将其多年来打下的自尊心全部粉碎,平庸的人大声嘲笑着与生俱来的本能。
本该是一世无双。

唉。难过。

第一赛季。
叶:你也是来比赛啊?
韩:是啊。
叶:那我们合个影留个念吧蛤蛤蛤。

说完叶修往后退了一步。

叶:Taka
韩:Near

1 / 4